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色撸堂♀性福生活♂第一天堂-www.selutang.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55|回复: 1

[武侠-限制级] 【流氓大地主】第18集 第六章◆美妇献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9 14: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章◆美妇献身


  「记住,蓝小熏尽管已经怀上了皇家的血脉,现在圣上与我都宠爱于她,但后宫的黑暗不比朝堂差之分毫。哀家虽然挺喜欢她,朝廷也会给她名号和富贵的一生,但你也得想想她的将来。位列后宫以后,她绝对无法适应那种权谋之术和诸妃争宠的黑暗!」


  纪欣月的一席话让应巧蝶顿时无法安心,女儿的性子迷糊而又单纯,根本不懂那些个阴谋心术,后宫是一个女子集怨的地方,不是她这种性格所能适应的!


  「平儿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重情义,不是喜欢的女子不会滥情。尽管值得欣慰,但却不是我们所乐见的,因为他是国之储君,却不思为我单薄的皇脉开枝散叶。圣上即使不满但也没多加责罚,这已经是仁慈之尽了!但眼下太子子嗣甚少,有机会的话你也得抓住,知道吗?」


  纪欣月这番简单的话,确实也是在说她已经接受了儿子的倔强『彻底打消了曾想把一些女子赐死的想法,也是间接的提醒应巧蝶,如果太子能看上她的话,皇家也能勉为其难的接纳这位在世人看起来已经毁了名声的可怜女子。也隐隐的暗示她:在后宫之争后蓝小熏需要她这个母亲的帮助。


  一这些话一直让应巧蝶心绪烦乱。做为一个平民女子,皇家何等的高贵是她不敢企及的,但眼下女儿却怀了皇家的血脉。自己曾天真的以为女儿下半辈子会幸福,但正好是许平的温柔给了她这一种假象,总会忽略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后宫更是一个权力与心术斗争的地方。


  应巧蝶心跳一下就快得受不了,难道自己要和女儿共事一夫了吗?这种羞耻的事让人不堪,即使说是为了女儿日后的幸福,但为什么心里却有着强烈的期待呢?


  应巧蝶忐忑不安的走到了帐前,犹豫许久后才轻轻喊了一声:「殿下,民女回来了……」


  「进来吧!」


  许平的声音温柔又充满磁性,似乎是在赞许她的懂事,知道应巧蝶是害怕打扰到自己才先礼貌的问了一句,少妇的乖巧性格还真有点和小米类似。


  应巧蝶红著脸走了进来,这时候许平已经办完了公事,坐在桌边抿著一壶小酒似是在等她回来,笑咪咪的看着她,尤其是这副出浴后的样子更是柔媚,不禁轻声的赞美道:「你真漂亮?,」


  应巧蝶顿时娇羞不已,心如小鹿乱撞般不得安宁,根本不敢去直视许平火热的眼神,扭捏的站在帐篷中央不知道该怎么挪步。尽管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但真到这独处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许平自然是知道了她的心思,毕竟她是一名思想传统的女子,尽管为人母但在思想上和处女没什么区别,立刻走上前去将帐内的几盏灯吹灭,只留下隐隐的一点光亮,暗淡的烛光立刻让屋内显得暧昧,也能减轻人的紧张感。


  「先上去躺着吧!」


  许平知道她现在很难为情,但从那柔媚如丝的眼里也看出美妇晚上已经跑不掉了。不急于品尝这美妙的身体,而是自己喝着酒,先监赏一下这绝色尤物的娇羞韵味。


  「嗯……」


  应巧蝶的应话紧张又僵硬,走路的时候似乎都有些拘谨的慌乱,脚步硬得与她那婀娜动人的曲线一点都不配。毕竟晚上要献身给自己的女婿,将多年孤独的自己交给这个男人,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还是有些荒诞。


  应巧蝶匆匆走到床上,羞怯的钻进被子里后将斗篷丢到了床边,美丽的身体隐藏在被褥下看不见半点春光。但她却是穿着素白的睡衣来的,已经表明她愿意在今晚献身,只是这小小的细节就已经足够让许平高兴不已。


  暧昧的烛光下,应巧蝶面色绯红的闭着眼,心跳快得都要窒息了,别过头装睡着,不敢再看许平那暧昧的目光。这种紧张而又忐忑感觉她还是第一次有,即使已经为人母了,但感觉初夜之时都没现在这样紧张,甚至没有这种情感上的期待。


  许平站起身来朝她走了过去,看着眼前的尤物呼吸已经微微有点急促了。美岳母宛如少女般羞涩的模样实在太诱人了,面对这样迷人的美少妇,要是不动心的话还真不是男人。


  许平拉开被子,钻了进去。还没碰到她美妙的身体,许平只感觉有一阵难以形容的体香,伴随着让人舒服至极的温度侵袭而来,让人感觉十分惬意。


  许平靠近一闻,应巧蝶的呼吸似乎一下就快了起来,快得似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成熟柔媚的容颜有几分羞怯,楚楚动人的模样更是让人顿生怜爱之意。


  微微触及她温热又柔软的身体就明显感觉到应巧蝶缩了一下。许平也不急着去侵占她,而是微微的靠近,轻轻拿起她一缕柔顺的发丝在鼻间闻了一下,喜爱的赞许道:「味道好香呀!」


  「爷,我、我……」


  应巧蝶也是感觉到了男人气息的包围就近在眼前,而且几乎都要将自己纳到怀里,这时候已经紧张得说话都说不出来了。娇嫩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著,紧张得像初要破身的小女孩。


  「巧蝶……」


  许平看了看她迷人的容颜,见她羞怯的闭上了眼,立刻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我不习惯穿着衣服睡,你也别穿好吗?」


  「听、听您的……」


  应巧蝶感觉心跳快得都要爆炸了,耳边热热的气息充满了挑逗,而且如此露骨的暗示让人脑袋发空,娇滴滴的应了一声后害羞的别过头去,不敢面对许平灼热的眼光。


  许平脱衣服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在脱自己衣服时更是登峰造极,在她的话音一落之时,早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不过为了照顾羞如处子的美岳母,便把身体藏在了被子里没有露出,以免她太过于紧张。


  应巧蝶似-已经知道许平这时一丝不挂了,本来心里紧张的等著自己被紧抱的感觉,可过7好一会儿却没见半点动静,不由得回过头来,羞怯而又疑惑的看了一眼。


  这一眼含着丝丝妩媚和无辜,又有点别样的期待,许平不由得食指大动。猛地翻身将她压住,对准红润动人的小嘴亲了下去。应巧蝶顿时慌了神,男性气息的包围让她本能的挣扎了几下,有「一点点的娇羞和不安,身子也在不安的扭动着。


  许平轻吻着她柔软动人的小嘴,舔著樱桃小口上的迷人芬芳,一边吸吮着她的下唇,一边细声说:「把嘴张开……」


  应巧蝶浑身如遭受钳币似的颤了几下,随后闭上了眼,紧张得柔嫩的嘴唇都有些僵硬,羞红爬上了本就勋人的容颜。嘴边那强烈的气息让人迷醉,听着许平的话她情不自禁的慢慢张开了小门,许平立刻不客气的将舌头探入,轻舔着她布尽芬芳的小嘴。「不……」


  应巧蝶本能的拒绝,不待呻吟出来,立刻被许平吻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有「嗯嗯」的低哼著。


  许平迅速找到了她柔软的小舌头,不由分说的舔了几下,引得应巧蝶更是娇喘连连,接下来含他小舌尖后的一顿吸吮更是让她神魂颠倒,丰腴的身子一个劲地颤抖著,身子渐渐软了下来,半张著美眸,仿佛不相信世上还有如此美妙的滋味一样。


  许平压在她的身上,自然感受到应巧蝶那娇美动人的曲线和刺激冷肉己的温暧体香。不过这会儿也不急着去抚摸这美妙的身体,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抱着她的肩膀轻轻的抚摸,先让娇羞的美岳母稍微适应一下,一会儿才能更好的享受她的身子。


  应巧蝶的反应简直就是个初试滋味的少女,一直低低的嗯哼著,似乎呼吸上不来似的胀红了脸,不敢力豹许平的目光。小舌头生涩得不敢乱勋,任凭许平轻启细吮的品尝著,但明显也是陶醉在了亲吻的美妙中。


  素白的睡衣只有简单的两个小盘扣,许平趁着她迷糊的机会悄悄摸了过去,寻找在她肋下的那两个阻碍。当火热的大手隔着薄薄的衣料滑过时,应巧蝶立刻颤了一下,本能的喊道:「不、不要……」


  许平深深的一吻把她的话都堵了回去,手这一伸刚好滑过她的肌肤,应巧蝶顿时如遭雷击一样的呜咽著。不经意问摸到了盘扣的所在,但也微微的碰到了她饱满的乳房,那种又软又有弹性的感觉十分美妙。


  应巧蝶感觉脑袋越来越迷糊了,被这一压根本无法反抗什么,索性闭上了眼,气喘吁吁的等著自己春光外泄的一刻。似乎是为了发泄紧张,小舌头也微微的有了点反应,青涩而又顽皮的与许平纠缠起来。


  许平顿时大喜,立刻引导着她的丁香小舌和自己缠绵。大手也轻轻一解,两个盘扣就被解开了。这时候应巧蝶也被亲得有些喘不过气,闷哼了一声似乎难受一样的推著许平的胸膛。


  许平也抬起头来离开了这肉嫩至极的小嘴。舔了一下唇边残留的余香,意犹未尽的说:「好甜呀!我都想一口把你啃下去了!」


  「我……」


  应巧蝶急促的喘息著,浑身无力甚至连话都说不出口,索性闭着眼别过头去,羞涩的面容看得让人心动不已,尤其是白皙无瑕的脖子更是充满诱惑的味道。


  尽管已为人母,但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接吻的美妙。那种让人无比酥软的感觉十分舒服,舒服得让她心跳都快得有些承受不了了。


  解开了盘扣这个阻碍,只要一拉就可以品尝到那哺育了蓝小熏的美丽乳房。


  这会儿许平倒是变得不着急了,并没有如她所想的粗鲁脱去她的衣服,肆意品尝这成熟丰腴的身体。


  许平反而是躺了下来,一把将她搂了过来,吻了吻她的小脸轻声细语的说:「是不是觉得这样很突然?其实没什么突然的,有一样东西你早就征服了我,让我魂牵梦绕的惦记着你!」


  「什、什么东西……」


  应巧蝶娇羞中难掩欣苒的一问,突然的柔情蜜意大大缓解了她的不安,美眸里透著娇羞与丝丝的期待。


  多少年没感受到被男人抱在怀里的感觉,这种强烈的包围让应巧蝶迷恋不已。


  弱如无骨的身子软软的靠在许平的怀里,一开始还有些不适,但马上就温顺得像个恋爱中的少女一样,不再有多余的挣扎。


  这时候她的上衣有些不整,盘扣解开后胸前敞开了一片白皙的肌肤,细嫩得像是刚降下人间的雪花。尽管无法欣赏到美丽的乳房,但温软的身子本能的一蹭也是让许平销魂不已,情不自禁颜了一下,充满诱惑的说:「想知道的话,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动,也不许挣扎!」


  「您就告诉我吧!」


  应巧蝶娇羞的嗲了一声,那柔弱而又动人的声线让许平感觉骨头都酥麻得要散了。「那你别动!」


  许平眼里闪著暧昧至极的笑,甚至有几分下流的看着她,明显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应巧蝶尽管娇羞难耐,但还是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微微的点了点头。事已至此,她也敞开了心扉,不再为两人的关系而矛盾。从一开始就对许平有好感,眼下自然很好奇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吸引了这个荒唐的女婿。


  许平立刻淫荡的一笑,在她娇羞而又好奇的注视下,猛地整个人钻到了被子里去,留下一句话:「不许乱动,动的话我可是会兽性大发的哦!


  「啊……」


  应巧蝶顿时情动的嘤咛了一下,这时候只有她的脑袋露在外边,被子底下的情形她根本就看不清,而一具火热的身体紧紧靠着自己,难言的刺激让人感觉脑子都有些发空了。


  「熏熏,你在干什么呢!」


  许平阴阳怪气的挤出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应巧蝶顿时迷惑不解。但在这时候许平却在轻轻拉开她的上衣,美少妇成熟的胸前立刻露了出来,即使在被子里看不清,但一阵温热的乳香扑面而来,还有那柔软的晃动感,还是让许平狠咽了一下口水。


  「您……」


  应巧蝶羞怯的喊了一声,但脑子里感觉这话似乎很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


  「不过人家今天在场上可是威风八面,当真是英雄少年,他会记得你这个小丫头吗?」


  「你又没带睡衣,穿着裙子睡要是捂出痱子的话怎么办?和娘在一起你害羞什么,天那么热你就听娘的话脱了吧!」


  许平一阵阵的怪话让应巧蝶目瞪口呆,猛地回过神来,立刻直起身来惊讶的问:「什么!难道那晚你在熏熏的房里?还躲在棉被里?」


  这一直起身来不要紧,但她似乎小看了许平脱女人衣服的速度。许平趁着她脑袋迷糊,一瞬间就把整套的睡衣扒了下来,将这仅有的遮羞物全丢到一边,被子底下早就是一副赤裸的美妙玉体,但没想到她激动之下竟然会主动送给自己观赏。


  「啊!」


  应巧蝶惊叫一声,慌忙的用手要挡住一对弹跳而出的大宝贝。腿一夹已经没了那种柔软布料的磨蹭,立刻意识到自己在吃惊之时被脱成了一只羔羊。


  应巧蝶顿时羞怯不已,刚才心里惦记着女儿没在意许平的小动作,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是一丝不挂了。这速度未免也太过快速,自己简直是迟钝到家,连衣服被脱光都没察觉到。


  「别挡……」


  许平色笑了几声,被一对美乳的弹跳晃得有些口干舌燥,猛地将被子丢到了一边去,瞪着眼直盯着这美妙动人的身体。


  应巧蝶慌忙用手遮掩住手上的春光,但这会儿一丝不挂的,哪还遮得住呀!


  她羞得满面通红,小手有些不知所措的动来动去,反而有种欲遮却露的美感,让许平一看就红了眼。


  尽管她夹着腿看不到那最隐密的羞处,但光是一对乳房的美感也是让人不禁欲火中烧。即使哺育了一个孩子,但一对美乳还是十分坚挺结实,圆润的形状特别诱人,是极端漂亮的半圆形!


  估计一手也抓不住的尺寸,圆圆挺挺的一看就知道很有弹性。一对小乳头宛如小樱桃一样点缀在上边,艳红得让人想一口含进去品尝,少了点少女粉色的鲜嫩,却多了少妇艳红的性感,看起来特别可口。


  露出的肌肤白皙又细嫩,像是刚发育的小女孩一样无瑕,让人感觉稍一用力就会破开似的轻盈。见美岳母又要去拉被子遮羞,许平忍不住一红眼,猛地又把被子丢到了一边,不让她有任何遮挡的可能。


  应巧蝶顿时慌了神,身上一凉她也知道自己的身子是一丝不挂了。手忙脚乱的遮掩著身上的肌肤,却是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遮不住任何的美景,而许平充满了欲望的眼神仿佛要把她生吞了一样,急得她都快哭了。


  好美丽的身体呀!即使她双腿惊羞的交错著,许平还是瞪着眼一直看,修长的美腿细嫩而又滑腻,十分漂亮。腿间那饱满的阴部上只有一点软软的体毛,根本不像年过三十的少妇那般浓密,倒像是二八年华的少女。


  或许是因为练武的关系,小腹上没有半点赘肉,平坦得像是未经人事的少女。


  急促的呼吸下一对饱满的美乳上下起伏著,看起来更加动人。圆润的香肩、如玉般的肌肤,简直就是上天的杰作!


  应巧蝶脸色一下红得都快滴血了,以她完美的姿色自然会引得一些登徒子凝视,但她都是嗤之以鼻,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面对许平这充满欲望的目光,心里竟然隐隐的有些喜悦。


  「宝贝,你真美!」


  许平呼吸一下粗重许多,猛地抓住她护在胸前的小手一把压了上去,红着眼说:「我要好好的看看你、欣赏你,不放过每一寸肌肤!」


  「殿下……」


  应巧蝶妩媚的呻吟了一下,这一扭美乳又晃了起来,娇羞的哀求道:「别、别看了……」


  「不,就要看!」


  许平紧紧的抓住她欲挣扎的双手,眼睛死盯着眼前一对微微荡漾的乳房。那细嫩白皙的颜色,绵软而又结实的感觉确实美妙,美得让人无法拒绝它们的诱惑。


  应巧蝶脸色又是一阵羞红,咬著唇闭上眼,身子微微颤抖著。即使以前的丈夫都不曾将她扒得精光,也不曾给她如此爱怜的眼神。这时候感觉周围似乎都烧了起来一样,炙热的温度快融化自己最后的那点矜持。


  「爷……」


  应巧蝶紧张的颤抖了好几下,终于难掩好奇,极是羞怯的问:「那、那晚……您、您和小熏在一起吗?」


  「嗯!」


  许平点头承认了,眼睛却还流连在她美妙至极的身体上,咽著口水说:「你和她说话的时候,我就在被子里了!听到了你的声音,甜得让我回京城后怎么都忘不了……」


  「爷、爷……」


  应巧蝶顿时面带绯红,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一夜许平会藏在女儿的床上。


  自己带着疼爱之心去探望女儿,女儿依旧那么纯洁可爱,与自己嬉笑、打闹著。


  可眼前这个荒唐的男人却在被子底享用着她青涩的肉体,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轻薄著自己的小宝贝,而自己竟然浑然不觉!


  请续看《流氓大地主》第19集

发表于 2017-12-29 11: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插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色撸堂-http://www.selutang.com  

GMT+8, 2018-7-21 11:36 , Processed in 0.04074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