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色撸堂♀性福生活♂第一天堂-www.selutang.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373|回复: 2

[同人-限制级] 【鹿鼎记趣-修正版】02建宁篇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4 16: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32010ik7nk4oqhnq7k75q.jpg
    韦小宝心中一寒,便即住手,转念又想:「打也打了,索性便打个痛快。」挥拳又打,骂道:「老子操你十八代祖宗,操死你这臭小娘! 」

  打得几下,公主忽然嗤的一笑。

  韦小宝奇怪:「我如此用力打她,怎么她不哭反笑?」从桌腿上拔出匕首,指住好颈项,左手将她身子翻了过来,喝道:「笑什么?」

  只见公主眉眼如丝,满脸笑意,似乎真的十分欢畅,并非装假做作,听她柔声说道:「别打得那么重,可也别打得太轻啊。」

  韦小宝一时摸不着头脑,只怕她又施诡计,一屁股坐在她小腹上,两膝牢夹着她腰肢,喝道:「你玩什么花样,老子才不上当呢。」

  公主身子轻轻一挣,鼻中嗯嗯两声,似要跳起身来。

  韦小宝喝道:「不许动。」在她额上用力一推,公主又即倒下。

  韦小宝只觉伤口一阵阵剧痛,怒火又炽,拍拍拍四下,左右开弓,连打她四个耳光。

公主又是嗯嗯几声,胸口不住起伏,脸上神情却是说不出的舒服受用,轻声嗔道:「死太监,别打我脸。打伤了,太后问起来,只怕瞒不了。」

韦小宝见她额角满布汗珠,双颊红艳艳的,显得更加娇美,再见她双乳随着呼吸高低起伏,甚是诱人,瞧得韦小宝胯下之物连连跳动,逐渐硬了起来,心想:「这臭娃儿虽然泼辣,人儿确俊得很,小小年纪有这等诱人身材,实也难得,既然妳要和我耍玩儿,也不妨和妳玩个尽兴,横竖他日也未必再有此良机,摆着的肉不吃,实在有点糟蹋。」

  韦小宝骂道:「臭皮娘,你这犯贱货,越是挨打越开心,是不是?」伸手在她左臂上重重扭了两把,一手顺势按住她一边乳房。

  公主「啊啊」的叫了几声,皱起眉头,眼中却孕着笑意。

  韦小宝道:「他妈的,舒不舒服?」五指一紧,一把抓个牢实,只觉满手柔软有趣,禁不住搓揉起来。

  公主螓首轻摇,星眸半睁半闭,娇喘着道:「舒……舒服。」

  韦小宝大惑不解,见她这么柔声腻语,心中突然一荡,心想:「她这么叫唤,欲没有骂我,难道这个公主人细鬼大,早就尝过这滋味?」

但细想又觉不对,公主是金枝玉叶,身旁不是宫女便是太监,兵将侍卫就是对她心存歪念,决计不敢拿脑袋开玩笑,这是抄家斩头的大罪,谁会有这个胆子招惹她,但她现下见我这般轻薄,不但没有开口大骂,还柔声细气,一脸陶醉,到底她在打什么主意,当真古怪难测。

  韦小宝开声问道:「哪里舒服?」

  公主脸上一红,嗔道:「死太监,你明知故问……」突然飞起一脚,踢中韦小宝大腿,正是一处刀伤的所在。

  韦小宝吃痛,扑上去一手按住她肩头,一手在她乳房使劲用力一捏。

公主乳房给他这样一抓,疼痛中夹着一股舒服,快感顿生,不禁格格直笑,叫道:「死太监,臭太监,好公公,好哥哥,饶了我罢,我……我……真吃不消啦。」

  韦小宝由她乱嚷,立即依样画葫芦,解下她腰带,将她双手双脚绑住。

  公主笑道:「死小鬼头,你干什么?」

  韦小宝道:「这叫做以牙还牙,妳待着看好戏就是。」

  公主笑道:「小桂子,今天玩得真开心,你还打不打我?」

  韦小宝道:「我不打妳,可是……我要捏死妳,捏爆妳这个臭娘皮。」伸手在她乳房重重一捏。

  公主噫了一声,低声道:「我动不来啦,你就是要这样玩,我也没法子 。」

  韦小宝吐了一口唾沫,骂道:「你不是公主,你是贱货。」在她屁股上踢了一脚。

  公主「哎唷」一声,问道:「咱们还再玩么?」

  韦小宝道:「刚才老子性命给你玩去了半条,现在我要本利归还,把妳玩个够。我现在扮诸葛亮,也要火烧藤甲兵,把你头发和衣服都烧了。 」

  公主急道:「头发不能烧……」嘻嘻一笑,说道:「你烧我衣衫好了,全身都烧起泡,我也不怕。」

  韦小宝道:「呸,你不怕死,老子可不陪你发癫。我得先把妳衣服脱精光,重打屁股,接着把妳肏得死去活来,这才能消我心头之气。」

公主道:「哼,你这样一说,我就记起来了。我问你,可记得刚才你骂我什么?不但说要操我,还要操我十八代祖宗。我的十八代祖宗,就是皇帝哥哥的祖宗,是皇阿玛的十七代祖宗,太宗皇帝的十六代祖宗,太祖皇帝的十五代祖宗……」

  韦小宝目瞪口呆,暗暗叫苦,若被她说出去,十个脑袋也不够砍。但说话已经出口,如何也无法收回,只得硬着头皮道:「好,妳就去说给皇帝哥哥好了,横竖都要砍头,我今日就先肏了妳,死了也好做个风流鬼。」

  公主笑道:「你少臭美,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你用什么来肏我?」

  韦小宝想也不想,道:「当然是用我那个……」话后才想起自己是假太监。

  公主又是一呸:「你肏呀,肏呀,有本事便来肏我,要是你有肉棒儿,我今天给你肏也不打紧,要怎样肏都可以。」

  韦小宝听得欲火焚身,当下把心一横,道:「妳說的是真是假?」

  公主笑道:「什么真的假的,你有本事就拿出来,倘若你真的有那个,不给你肏就不是英雄好汉。」

韦小宝听得兴动,正要动手脱裤子,忽地又想:「不可以,若占些手脚便易还没什么,要是真的干上了,岂不是落个罪证十足,再给这个臭娃儿反咬一口,届时我还有命在!」当下停手不动。

  公主看见他皱眉蹙额,犹豫不决,心中更是一乐,只道他装模作样,不由嘻嘻笑道:「不敢脱了么,要是太监也有肉棒儿,便不会叫太监了。」

韦小宝怒道:「太监又怎样,若不给点颜色妳看,也不知道我厉害。」话落只见他双手一伸,来个「双龙采珠」,这回却是一手一个,把公主胸前两座玉峰全纳入手中,十指揉捏按压,一下重过一下。

  公主畅美,轻轻呻吟一声,小嘴半张,微微吐着大气,一脸畅悦之色。

  虽是隔住衣衫,韦小宝仍是感到手中之物肥美饱满,圆圆挺挺的,弹性十足,不觉愈玩愈兴奋,阳具硬得发痛。

一轮把玩,公主美快之极,嘴里嘤咛呻吟个不休,螓首猛地往后抬,挺高胸脯迎凑着他一对怪手,喘声道:「啊,好舒服,你比小三子还要厉害。」

韦小宝一听,心中突的一跳,暗道:「好啊,果然是个小淫娃,原来早已尝过甜头,怪不得方才会有这种表情,莫非她己经被人开苞了,但听她说这个叫做小三子的,明着就是太监的呼号,既是真太监,又如何干得这回事,我操,非要问个清楚不可。」

  当下问道:「什么小三子,他是什么人?」

  公主媚眼如丝,樱唇含笑,轻声道:「小三子……是我宫里的太监。」

  韦小宝问道:「你们时常这样玩么?」

  公主轻轻点头,说道:「一个月总有六七次,但他没你弄得舒服。」

  韦小宝也不知道她说的所谓「舒服」,到底是真还是假,心想:「她奶奶个熊,老子今回才是第一次,胡搓乱揉,亏她还说舒服。」

他又怎知眼前这个金枝玉叶,平素终日受人阿謏奉承,个个对她总是忍让三分,久而久之,便对这些人感到极为厌恶,不知不觉间,这位金枝玉叶已养成了一个怪癖,便是喜爱受人虐打喊骂,你越是打她骂她,她越觉开心舒服。

小三子是她宫中太监,受命服侍公主,他虽然多少知道公主这个怪性子,但毕竟是奴才,那敢像韦小宝这样狠命狂捏,对公主来说,自然感到不足,只因她情窦初开,乍懂其味,只求霎时一乐,又不曾有第二人加以比较,刚巧遇着这个心怀仇念的韦小宝,才真正尝到个中乐趣。

韦小宝听她时常与太监耍玩,不免心中有气,妒忌起来,想着:「妳既然说舒服,我偏就不如妳所愿,待我再加几把劲,将妳弄得喊爹叫娘。」十指登时加强力度,使劲狠揉。

  公主何曾尝过这好滋味,禁不住浪叫起来,全身颤抖个不停,腻着声音道:「好美,舒服死人啊……再大力一点,不要停手。」

韦小宝看见她这个骚浪模样,欲火更炽,将她缚在身上的腰带解开,伸手去脱她襟上衣扣,公主不但没有拦阻,还用双手围住韦小宝的脖子,把他拉近前来,昵声道:「小太监哥哥,你好懂得摸啊,快快把我脱清光,我今天要和你玩个痛快,让你摸个痛快。」

韦小宝心里发笑:「妳这个小淫娃当真是贱货,给人玩弄也笑得这般开心。」只一会儿,已将公主脱得一丝不挂,一团白光直扑入韦小宝眼帘,瞧得他呆在当场,暗暗叫了一声妙。

只见公主肤肌细嫩,又滑又白,胸前一对玉峰又圆又挺,两颗充满处子色泽的粉嫩乳头,鲜红欲滴,加之纤腰臀丰,胯下芳草青翠,衬着一弯细缝,闪着潺潺润光,还有两条腿儿,优美修长,当真无处不美,无处不诱惑人心。韦小宝何曾见过这般香培玉篆、雪魄冰姿的玉躯,不禁越看越上火,霎时浑身滚烫起来。

  韦小宝直看得两眼发呆,啧啧连声,心道:「没想这个臭丫头还真不赖,细皮肉滑,不错,不错!」

  公主噗哧一笑,笑道:「你从没见过女子的身体么?我美不美?」

  韦小宝摇摇头,弯下身躯,把头凑近她乳房,张口轻轻尝了一口,再用手指夹弄她乳头。

公主娇笑一声,翘起嘴儿道:「你和小三子一样,就是喜欢吃人家的奶子,你既然爱吃,便给你吃个饱好了。」突然,她感到被一团物事顶住肚腹,心里奇怪,探手一摸,问道:「你裤子里藏着什么?硬邦邦的顶着人家。」

说话方歇,骤觉有些不妥,仔细捻弄一会,只觉奇硬无比,还隐隐传来阵阵脉动,一跳一跳的,当即知道是什么一回事,惊叫道:「你……你怎会有这东西,原来你不是太监。」

  韦小宝知道再无法隐瞒,只得说其实自己并非太监,而是御前侍卫副总管,真名韦小宝,为了要擒杀鳌拜,皇上便派他假扮太监。

  公主马上精神一振,喜道:「你和皇帝哥哥合同骗我,非要罚你不可。」

  韦小宝知她说笑,便道:「妳要罚尽管罚好了,妳說罚什么?」

  公主想了想,笑道:「好,我就罚你把身上的衣服脱光,给我玩你这家伙。」说着用力握了一把,还上下捋动了几下。

  韦小宝被她这样一搞,肉棒更加硬如铁石,再也难以忍受,依她说话,连忙把身上的衣服脱去。

  这时两人赤裸相触,彼此只觉唇干舌燥,心中如有火烧。

  公主却没有丝毫羞态,用力把他脑袋拉到嘴前,向他唇上吻去。

韦小宝不曾有过这境况,整个人登时飘飘荡荡,如置云中,再细看眼前的公主,确实说不出的娇美可爱,心头一热,将舌头伸入她口腔,与她相拥热吻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依依不舍松开双唇,只听公主柔声软语道:「我叫你小宝好么?」韦小宝点头。

公主又道:「我美吗?」韦小宝又是点头。 「我香吗?」韦小宝想了一想,再次点头。

  公主捧着他的头吻了一下,低声道:「既然又香又美,你为何还不动手?」

  韦小宝听后一呆,想起她是公主,若真的干上,后果确实非同小可,不禁苦笑道:「我当然想,只是……」

  公主像看穿他心事,笑道:「你怕给皇帝哥哥知道,砍你的脑袋?」

  韦小宝不知如何回答,讷讷地道:「要是太后和皇上知道,我还有命么?」

公主在他耳畔吹了一口气,缓缓道:「只要我不说,太后皇上又怎会知道,况且我刚才说过,只要你真的有那个,我便给你肏,难道你不想肏我?」

  韦小宝又好气,又好笑,道:「妳就这么喜欢给人操。」

  公主打了他一下,嗔道:「我不是爱给人操,而是爱给你操。」

韦小宝硬挺的肉棒,在公主胯间蹭蹭磨磨,惹得她身子连颤,淫声道:「好硬哦,怎会这么硬,给我看看。」说着推开韦小宝,撑身而起。

  韦小宝一个翻滚,仰身卧倒,那根七寸长的肉棒,立时昂首亢亢,高高竖着。公主一见,立即握在手中,笑道:「好大好粗,比起小三子那个角先生还要粗长呢。」

  韦小宝问道:「怎么角先生?」

  公主微微一笑,说道:「角先生便是角先生,小三子是这样说的。」

  韦小宝大奇:「角先生是人吗?」

  公主格格一笑,道:「你真不懂事,角先生是一件物事,长长的,粗粗的,把它深深插入小淫穴中,一抽一送的,真个受用得很。」

  韦小宝惊讶起来,心道:「好一个淫公主,连这种事也做出来了!」便问道:「这个与小三子有什么关系?」

公主笑道:「是小三子取来的,他说自己没有肉棒,无法和我插穴儿,只得找角先生代劳,他还说宫中的宫女们和妃嫔贵人,都用它来解痒呢。 」

  韦小宝道:「这个小三子当真神通广大,连这种玩意儿也能给妳找来。」

  公主道:「才不是呢,后来我才知道,这角先生是我宫女雪儿给他弄来的,他们两人原本就是对食,后来才用在我身上。」

  韦小宝笑道:「听妳說那角先生这么好,想必妳喜欢得很了。」

公主一面玩着手上的肉棒,一面道:「也可以这样说,尤其是和小三子弄,他一边吃我奶子,一边用力把角先生捣我小穴,真是美死了。」她顿了一顿,又道:「从现在起,我有了你再也不要它了,我从没试过被真肉棒肏过,今次你要好好的干哦。」

  说到这里,公主突然张开嘴吧,一口含住他的龟头。

  韦小宝只觉肉棒被她口唇箍得牢紧,一条小舌头仍不停撩拨马眼,顿时浑身舒爽,臀部不由往上顶挺。

  只见公主深深含着肉棒,任由韦小宝在她口里抽捣,柔软白哲的小手,紧紧握住棒杆,上上下下的捋动。

  韦小宝一连抽挺百来下,心知再这样下去,势必爆浆不可,当下撑身起来,把公主抱翻在地,说道:「我忍不住了,快给我插进去。」

  公主笑道:「好呀,我来为你引路。」便握住韦小宝的肉棒,把龟头凑在穴口磨蹭着,又道:「你可以插了,快插我的小淫穴。」

  韦小宝挽起她双腿,大大分开成一字,那鲜红的小肉穴,正一张一合的翕动着。但见他腰肢一沉,便插进了半根。

  公主爽得叫了起来:「好……好呀,大肉棒小宝,给我全捣进去。」

  韦小宝领命,再用力一插,登时齐根没进,直抵花心。

  公主啊的一声,挺臀急迎,喘道:「真是快活死了,比角先生强得多呢,又硬又热,烫得我好舒服,快……快些用力插。」

韦小宝给小穴裹住,畅美非常,原来公主的小淫穴竟然这样美,不但又窄又紧,还暖烘烘,湿濡濡的,惹得他如烈火焚身,淫兴大发,双手猛地往前一伸,各握一只玉乳,狠命的揉搓捏弄。

公主「嘤嘤」之声不绝,嘴唇舔动,腻声道:「是……便是这样,小宝你好懂得玩,再用力……用力捏我的奶子,啊……好爽……啊,啊……太美了……不要停,继续插……」

  韦小宝笑道:「没想妳这么浪,淫水又多。妳看,地上都湿了一大片。」

  公主喘道:「人家实在爽到不行,真肉棒就是不同,你天天来插我好吗,啊……不得了……要……要尿尿了……」

  韦小宝这时听着她的淫声浪语,如何忍受得住,同时叫道:「我……我也快要射精了,啊……」

  公主道:「来吧,把你的精液射给我,我要……我要你的精……」

  韦小宝腰眼一紧,奋力连捣十来下,接着龟头抵着她子宫,一股又一股的浓精,不住狂喷而出。

  公主给热精一烫,同时丢了,双手把韦小宝抱得死紧,喘着大气道:「你的精怎会这么烫?射得我好舒服,我爱死你了。」

  韦小宝浑身无力,趴在她身上喘气,肉棒尚未完全畏缩,半硬不软的,依然藏在公主小穴中。

  公主吻着他道:「不要拔出来,你先歇一会儿,咱们再操一次,好么?」

  韦小宝笑道:「妳还不够?」

  公主昵声道:「人家要嘛,你就行行好,再干我一次吧。」

  韦小宝道:「妳不是有小三子么?」

  公主嗔道:「我不要,我要你的肉棒,要小宝的大肉棒,从今以后我再不要角先生了。」

  韦小宝道:「小三子呢?」

  公主道:「你不喜欢,我再不和他弄好了,只给你弄,这样好么?」

  韦小宝道:「要是太后和皇上知道了,我怎么办?」

  公主慢慢起身,道:「只要我不说,太后和皇上又怎会知道?明天你别再打我。只肏我的小穴便是了。」

  韦小宝摇头道:「明天不能来。我给打得太厉害,一两个月,养不好伤。」

公主大怒,叫道:「明天午后我在这里等你,你这死太监倘若不来,我就去禀告太后,说你欺负我。」说着捋起衣袖,一条雪白粉嫩的手臂之上,青一块,黑一块,全是给他扭起的乌青。

  韦小宝暗暗心惊:「刚才怎么下手如此之重。」

  公主道:「哼,你明天不来和我弄,瞧你要命不要?」

  至此情景,韦小宝想不屈服亦不可得,只好点头道:「我明天来陪你玩便是,不过你不能再打我了。」

  公主大喜,说道:「你来就好,明天我要你操多几次,不要像今天,弄得人家不上不落。」

  韦小宝暗笑道:「果然是个淫公主,老子明日不肏翻妳便不姓韦。」

公主笑道:「你放心,我不会令你精尽人亡。」顿了一顿,又道:「最多将你榨个涓滴不剩,把精液全送到我小穴里。」话后,发觉韦小宝脸色有异,嫣然一笑,柔声道:「小桂子,宫里这许多太监侍卫,我就只喜欢你一个。另外那些家伙太没骨气,就是给我弄死了,也不敢骂我一句『臭皮娘,贱货……』」

  学着韦小宝骂人的腔调:「婊子生的鬼丫头。」说完格的一笑,又道:「从来没人这样骂过我,更没有人敢踫我,也不用说操我了。」

  韦小宝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就爱挨肏?」

  公主笑道:「要像你这样骂我肏我才好。太后板起脸训斥,要我守规矩,我可就不爱听了。」

韦小宝道:「那你最好去丽春院。」心想:「你去做婊子,臭骂你的人还会少了。那里老鸨要打,嫖客发起火来同样要打,到时乐死妳这个臭婊子。」

  公主精神一振,问道:「丽春院是什么地方?好不好玩?」

韦小宝肚里暗笑,道:「好玩极了,不过是在江南,你不能去。你只要在丽春院里住上三个月,包你开心得要命,公主也不想做了。」公主叹了口气,悠然神往,道:「等我年纪大了,一定要去。」

  韦小宝正色道:「好,好!将来我一定带你去。大丈夫一言既出,死马难追。」

公主握住他的手,说道:「你要记住,明天我在这里等你,再给你肏个快活。」突然凑过嘴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脸上飞红,穿上衣服,飞奔出房。

韦小宝霎时间只觉天旋在转,一交坐倒,心想:「这公主只怕是有些疯了,我越肏她骂她,她越开心。他妈的,这老婊子生的鬼丫头,难道真的喜欢我这假太监?」想到她秀丽的面庞,心下迷迷糊糊,缓缓站起,支撑着回屋,筋疲力竭,一倒在床,便即睡去。

发表于 2017-12-29 09: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非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9 09:56:07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非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色撸堂-http://www.selutang.com  

GMT+8, 2018-7-21 11:36 , Processed in 0.06355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